干了一年区块链 工作没了不说还负债累累

  • 时间:
  • 浏览:30

  来源:区块链蓝海 作者:实习编辑小李子

  /1/

  春节放假的前几天,郭海和我打了个电话,说他这两天准备回老家,年后可能不回来了,出来一起吃顿饭。

  我们约在一家音乐餐厅,距离上一次见他还是两个多月前参加一场区块链活动。他的头发吹的很蓬松,胡子也是刚刚刮过,但仔细看他脸上有深深的黑眼圈,嘴唇很苍白,头发看起来很久没有修剪了,像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

  我问郭海最近过的怎么样,他说自从去年11月底公司解散后,他先后去面试了几个工作,不太顺利。

  我很诧异,因为我知道以他的能力,找个工作并不是太难。他说这些公司愿意给他支付的薪水和期望的薪资相距甚远。

  “你知道的,咱们这行业先前的薪资确实有点高了,换个工作降这么多,有点难以接受。但现在区块链公司裁员都来不及,更别说我这个花钱的岗位了”。

  郭海的上一份工作在一家知名的区块链公司担任公关。仅一年时间,郭海所在的公司募到了价值数千万元的以太币,开始走上疯狂扩张的道路。从几个人的小公司,成为业内有小有名气的公司。

  企业成功的方法各不相同,但失败的原因却很相似,钱是有了,但是管理却没跟上,招的人越来越贵,运营成本越来越高,公司最多的时候50多号人,一个月人员工资加房租水电就得七八十万。

  这还不算市场经费,那时候公司的钱就好像是花不完的,几万的宣传费用都不用考虑直接就打出去。参加区块链活动十多万的赞助费眼睛都不眨,出差都要住五星级酒店,仿佛住快捷酒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区块链的。

  /2/

  直到8月开始接连不断的跳水行情,让公司募集的资金缩水了很多,加上市值管理做的不好,公司自己的项目也出现了问题。似乎一夜之间,从财大气粗的富人变成了一个穷人,从钱只是一个数字,变成一块钱都要掰开来花。

  “公司过节也不发礼品了,免费的零食饮料下午茶也取消了,投入到市场上的经费也一再减少,报销审批也越来越严格。其实那时候很多人已经看出来,公司财务有问题了……”

  但是没有人去主动捅破这层窗户纸,反正事不关己,那是老板该操心的事儿,赚钱的时候老板也不会多分一点。不少人已经有准备,只等待老板开口,然后拿一笔补偿走人了。

  郭海喝了口酒,顿了顿继续说到:“这种感觉很奇怪,大家每天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打卡上下班。但有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每天的部门会议和每周的全员会议,花在打鸡血和喊口号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投入在扩展业务和提升产品上的时间越来越少。”

  感觉就像是一个身患癌症晚期的病人,每天都在给自己鼓劲,希望靠着一个信念活下来,但是对于不断扩散并侵蚀着身体的癌细胞却束手无策,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

  员工的积极性越来越差,没有了需求,技术部门几乎没有事情做;没有了预算,活动策划也无所事事。有的人已经在寻找新的工作,甚至找理由请假去面试,这种在公司本该严令禁止的事情,却没有任何人提出意见。

  这种负面情绪蔓延到了公司以外,投资者的耐心也被一点一点的消磨殆尽,老板大部分的时间都疲于应付几个大的投资者,没有精力制定公司的战略,也没有时间去关注公司的运营情况。

  公司就在这样温水煮青蛙的状态下,耗光了最后的资金。宣布公司解散的那天早上,老板出现在公司,召集全体员工开会,这距离他上一次来公司已经过去了4天。

  老板没有像过去接受媒体采访和演讲时打扮的西装革履,穿着一件厚厚的灰外套,眼睛里有血丝,胡渣也没刮干净,看起来没有休息好。

  他环视了所有人,沉默了一会,站起来用有点沙哑的的语气说:“很抱歉,公司账上没钱了,我尝试过各种办法,但都没取得什么效果,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经营下去了,我这几天跑了几家机构,把我的房子抵押贷了一笔款,会一分不少的给各位把工资发了,感谢你们这么久的付出,没能把公司做好,我对不起各位。”

  说完他对着所有人深深地鞠了个躬。

  当时场面很安静,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他讲完后的掌声;很多同事也参与认筹了公司的项目,亏损很严重,本来打算在今天找老板讨个说法,但是话卡在喉咙里,最终没有能说出口。

  没有电视剧里那种面对失败时痛哭的场景,也没有预想当中针锋相对的火药味,一个,两个,大家默默的起身离开了,最后只剩老板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会议室里。

  这或许是对一个失败的创业者最后的尊重,公司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解散了,郭海失业了……

  回到家,他把自己公司项目的币卖了,投了12万,卖了6700元;但是他知道,如果现在不卖,等解散的消息传出去,只会跌的更惨。

  郭海从进公司到成为公司高管用了整整8个月,再到无业游民只用了1个月零22天。

  投资的这些钱除了有他这一年多积攒下来的收入,他还贷了一部分款,现在只能靠倒卡度日。他从小有积蓄变成负债累累,用了9个月零22天。

  他说清代孔尚任《桃花扇》里的这句话很贴切: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3/

  他夹了口菜,悬着筷子却一直没有送到嘴里,在整理思路。

  我没有打断他,我相信他现在需要的不是听别人的意见和鼓励,而是需要一个倾诉的机会。

  由于找工作不顺利,郭海选择回到租住在昌平的单间里做一个宅男,年后看情况再说。

  他每天躺在床上,看网络小说直到深夜,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饿了就点份外卖。

  总之他除了取快递,基本不下楼,有时候可能两天都不刷牙洗脸。

  因为没有了收入来源还欠债,朋友喊郭海出去喝酒,郭海也几乎不去,各种各样拒绝的理由都用过,慢慢的别人也就不再喊他了。

  爸妈给郭海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过年,他只能骗爸妈说公司业务比较忙,春节放假比较晚。其实是不敢回去,生怕他们知道郭海过的不好让他们担心。

  其实对于他的现状,我深有感触,没有丝毫鄙视。他和他所在的公司也只是这个大环境下的缩影。不管现在有多少人提倡所谓小趋势,不要受大趋势影响。但当你所处其中,就像是被大浪卷起的人,只能随波逐流。

  你满怀信心的想要改变世界,到头来发现什么也改变不了。

  就短短一年时间,这个行业像是过了二十年。投资人从疯狂涌入,到唯恐避之不及。

  他连喝了2杯啤酒,面色潮红,情绪有点低落。他说他想转行,放弃有点舍不得,但是理性告诉他区块链技术现在还不成熟,没有什么商业价值,而数字币的行情也不景气,还经常被当成是违法行当,干的太憋屈了。

  /4/

  我默默地倒满啤酒和他碰了杯。

  其实他说的很对,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同行,和他一样的想法,在这个行业已经付出了巨大的沉默成本,付出了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投入了不少钱,积累了这么多的资源,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身处其中,哪里会像旁人说的那么轻松随意,说放弃就放弃呢?就好比一个女生谈恋爱,可能你心里已经看的很明白他不适合你,结婚了未来也不会幸福,但是依旧选择继续下去。并不是觉得他有多么的好,而是你在他身上付出了那么多感情,付出了宝贵的青春,认为就这么放弃了很不划算。

  总有人拿互联网的发展历程来对比区块链行业,企图安慰自己,互联网行业也曾经在爆发过后经历了泡沫破灭的萧条,那段时间也很难熬,但是只要在行业里坚持着,扛过低谷期就一定能迎来光明,BAT等互联网巨头也是这么熬出来的。

  更有甚者用过去几年比特币大跌大涨拿来做例子,李林、徐明星、赵长鹏、吴忌寒等叫得上号的大佬都是在大萧条中坚持下来,最后才能成为一方诸侯。

  但是历史岂会简单的重复?即使我们相信行业一定能发展起来,那时间是多久呢?是三五年?还是二十年?就算愿意在行业里死撑着,作为自己又能撑多久?有很多创业者都很有远见,能够精准的看到未来,但是却活不过现在。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成功的企业家是踩着多少创业失败者的尸骨爬上来的!

  /5/

  “你应该尊重自己内心的想法,如果不去拼搏一把,以后一定会后悔。现在还年轻,失败了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还是安慰了他一下。

  他低下头想了一下:“很多人在别人面前都喜欢把不在意挂在嘴边,说只要自己看准了方向并为之努力,不用在意其他人怎么说。但现实中并不是这样,父母家人的态度真的能够置之不理吗?”

  有的家庭,根本经不起失败。

  郭海对我说起了他的家庭,他老家是四川农村的,虽说这几年农村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的贫穷,但是一个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家庭里,出了他这么一个重点大学的高材生,依旧很少见。当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他爸颤巍巍地拿着他的通知书,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生怕上面写的不是他的名字。

  那天中午他爸喝多了,酒过三巡,他爸拉着他对他说:“海子,咱把你考上大学的好消息告诉爷爷奶奶”。

  郭海还记得,他爸那天拿着一瓶酒,跪坐在山上爷爷奶奶的坟前,又是哭又是笑。他没见过这个不善言谈的农民表现过如此丰富的情感。

  郭海说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刻。

  启程去大学报到的头一天,他爸拿出两个厚厚的信封交给他,说里面一个装了两万,一个装了一万。两万是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剩余的钱再买部电脑和手机,让他不要担心钱的问题,好好学习就成。

  那一万块钱是他几个婶婶伯伯知道他考上大学一人送了一千,乡亲们也各给了几百,给他拿来买些新的衣服鞋子和日常用品。

  郭海明白这些钱对于这些全家月收入都不足两千元的家庭意味着什么;他爸妈平时更是节俭,穿了几年的衣服破了也舍不得扔,这两万块钱都是一块一块攒下来的。

  他决心要好好学习,努力找个好工作,回过头来再帮助那些对他好的人。

  虽然现在城市里,一个大学生压根不算什么,但是郭海知道他的家人和乡亲,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希望这位高材生学好知识,过上好生活,回过头来多少也能帮助他们。

  “你说我敢冒险吗?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命运就决定了我只能通过努力来一点点地改变生活,我没有资格像别人那样大胆的创业,失败了再回去找父母寻求帮助,我和我的家庭承受不起。”

  “在我父母的认知里,考上大学意味着能够远离这块土地,不用为工作和生活发愁,我能告诉他们我工作这么久不但没存到钱还欠下这么多债务吗,难道为了那所谓的坚持,我还能伸手找他们要钱维持生活吗?”

  /6/

  我竟被他说的无言以对,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考上一个好大学,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娶个媳妇生个孩子,按部就班就是最理想的生活。他们不懂什么叫投资,不懂什么叫创业,他们也负担不了失败所要承担的代价。

  没有人可以预测区块链行业的未来会怎样,每一次波动都让身处其中的从业者如履薄冰;没有哪个在低谷中选择放弃的人,在做出决定时会非常洒脱。

  相对无言,我们就这么一杯一杯的喝着,桌子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

  这时,台上的驻唱歌手唱起了歌:

  转过头来,我看到郭海的眼里,含着泪光。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